「每個家庭都至少藏有一個秘密,我家也不例外。」 專訪《親密正義》導演莉賽特.歐洛茲可

作者: 
周家瑤、鍾庭宜

dsc01802.jpg

 

 

如果發現自己最愛的家人是歷史上惡名昭的劊子手,你該怎麼辦

 

在智利,導演莉賽特.歐洛茲可(Lissette OROZCO)最愛的恰妮阿姨,竟然是過去皮諾契政權下國家情報局的一員,她們負責破解與翻譯共黨訊息、拷打政治犯,必要時更讓他們失蹤。到底要怎麼讓人相信,那個扛起一整個家庭經濟的阿姨,在家庭錄影帶、家庭相簿中總是美麗親切受人景仰的阿姨,每次都為家人帶回好多禮物的阿姨,竟會是電視上受害家屬指證歷歷的加害者?莉賽特拿起攝影機,想為哭喊著無辜的阿姨平反,但卻在拍攝的過程中漸漸發現事實可能不如自己所想。阿姨可能有很多未說出口、不能說出口的秘密。

 

 

長達六年的拍攝十分煎熬

 

這部影片耗時六年完成,莉賽特一開始的拍攝動機其實非常單純,就是想要為自己的阿姨辯護,證明阿姨是清白的。但隨著拍攝過程的推進,漸漸發現事情的真相可能並非如此。「拍完這部片以後,對我阿姨的一些想法,有很多的想法都破滅。主要是我覺得我最後沒有查到一個絕對的真相,因為我阿姨從來沒有完全說出她到底做過什麼事情,也從來沒有坦白過。」她說。

 

因此,莉賽特試圖使用一些比較客觀的方式,如採訪他人,去拼湊所謂的真相。另外,片中出現許多阿姨過去在秘密警察隊的照片、證件,這些資料都讓她十分震驚,決定去調查這些故事的背景,不管是活動的場合、當時的服裝,或是任何在照片中可以找到的細節,並將這些收入到電影中,適時在背景加上一些音效,試著去重現當時的某個典禮或是某個場合。而片頭一開始出現的家庭V8,其實是在片子已經拍完正進行剪輯時,在家裡無意間找到,而後才決定把它收錄進去的。

 

六年的拍攝其實十分煎熬,莉賽特也坦承有多次曾想放棄,或是用一些替代方案,如影像的展覽、寫虛構小說、虛構短片或電影,但最後還是選擇完成並且堅持以紀錄片的形式,因為她認為,「紀錄片的存在價值就是要對社會人民有所啟發,可以讓人們思考或是去審視這些過去」,因此,縱使困難重重也仍會努克服。

 

 

影片也讓自身家族分裂成兩派

 

影片完成後,去年二月在柏林首映,首映一周前,莉賽特把片子寄給阿姨,希望能與阿姨談談,但是阿姨看了影片之後非常生氣,不願意與她交談,只是單方面地傳了很多語音訊息責罵她,認為這部片會害奶奶發瘋,更重要的是,影片與阿姨預期的內容不符,因為片中並沒有收錄一些她的朋友對她有利的說詞。

 

問起這部影片對莉賽特與其家族的影響?莉賽特坦承自己的家族其實是十分保守與右派的,家中的長輩也多是支持皮諾契政權。一直到開始拍攝這部片,她才為此收集資料,開始試著去了解這段過往的歷史;而影片放映後,家族中的家人也分成兩派,年輕一輩的人較支持與理解她,但許多長輩仍覺得她將家醜外揚、背叛了整個家族,因此也不太跟她說話。至於阿姨,目前仍在澳洲,不願面對司法的審判。

 

 

願影片成為推動正義的小齒輪

 

當這部片在世界各地放映時,莉賽特曾遇到年紀比較大的智利人,他們是當年在軍方獨裁政權時遭受流放的人,他們其實已經失去信心,覺得不會有任何年輕人去重新把這個議題挖出來,以為將會從此被人遺忘,因此看到這部片非常感動,感謝莉賽特將這記錄下來。

 

而在TIDF映後座談時,許多觀眾都很關心智利目前的狀況以及智利轉型正義的問題,對此,莉賽特也回應,智利目前政治意識破碎,左派與右派狂熱同時存在在這個國家,就像她自己的家族情況一樣,都是十分破碎與分裂的。而對於過去皮諾契政權下的受害者,大部分人常常不願意去面對這段歷史,甚至會試圖捏造,因此莉賽特認為自己拍這部片的目的,是「希望去面對與提醒這段過去的歷史,期盼自己的影片會是推動正義的小齒輪」,這是目前的她所能做到的。

 

究竟要有多大的勇氣與信念,才能夠在這追尋與拍攝過程不中斷不放手,並在最後選擇呈現影片?莉賽特在影片最後,留下的一段話也許正提供了一個答案:「我意識到這是個歷史的拼圖,比起拼湊過去,我更想拼湊未來。拼圖尚未完整,但我的方法用盡了,希望值得找到隱藏拼圖的人們,可以把這當作起點,藉此療傷。」

 

關於影片可參考網站: http://www.elpactodeadriana.com

 

主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