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相簿代表圖: 

視而不見

黑白畫面,冷調敘事,近未來的人類意志可被程式輕易挾持。瀰漫惡托邦式幻滅氛圍的影像,最初始為劇情電影拍攝現場的側拍花絮。創作者實驗了意義的賦予與變造,亦對菲國產業及社會現況提出觀察。翻玩影像之餘,更藏有為女兒留下影像工作紀實的人父心情。

Happy Valley

始於英殖時期的街景建物,靜目注視著煙硝散去後仍勉力生活的我城居民。取自1980年代TVB港劇的喧鬧聲響,與此刻的吉光片羽衝撞又共鳴。籠中鳥禽、塗鴉標語與孤絕的公路天際,橋樑鋼索與港口船錨的幾何線條無限延伸卻也停留原地。以音畫佈署量測回憶與現實的變形,一首短促卻深情的城市奏鳴。

Vigeo Cannonball Run 2016:西南.南山.三坑.六和.大塘爆走96km旅之極北篇

2009年,導演在偶然的旅途中來到中國南方的陌生之地,令他難以忘懷。2016年,在友人陪伴下,他重遊舊地,展開一場圍繞「人、地、緣」的旅程。本片是一部私人的公路電影,利用粵語旁白與當代語彙,在時光中撿拾諸多影像、圖片、聲音,去重塑與論述青春歲月,以及屬於個人的回憶地誌學。

無人知曉

慰安婦,一般指的是日軍在二戰期間,於南韓、台灣等亞洲國家強徵而來提供性服務的女性。但鮮為人知的是,南韓政府也曾在三個不同時期徵用性服務者,韓戰期間更有大量為美軍服務的慰安婦,她們的故事長期無人聞問。導演透過南韓慰安婦們書寫的文字、資料畫面與學者訪談,試圖還原這段歷史。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