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相簿代表圖: 

歷史如何成為傷口

新聞攝影棚內,三位評論人陳光興、李尚仁、郭力昕端坐於一台播放著報導「六四事件」的電視機旁,評論著政治與民主、媒體操控與消費、廣告化等議題。解嚴後的1980年代電視仍受控於黨政軍,錄像在意識型態上抵抗威權主流,形如電視的對立面。

FACE/TV

作品以戲謔諷刺的手法,批判台灣解嚴前後的媒體,譏諷當時政權。正襟危坐的播報員背後,墨鏡男子搞笑啃蘋果;插入李登輝就職總統的畫面,配上馬戲團小丑進場的音樂;孫中山也好,《第一滴血》的藍波也好,開外掛結果還是GAME OVER。

離位

袁廣鳴首次結合影像與雕塑的作品,思考非物質性的影像如何與物質性的物件產生辯證性觀念,挑釁觀者的既定認知。當男泳者周而復始地游離電視框架,槍決、火箭升空,以及家庭黑白照等歷史影像以蒙太奇形式置入。本展覽將以單頻道形式呈現。

東/West

中裂為二的嘴巴,一邊說中文,一邊說英文,共同內容為藝術家本身在美國參加入籍美國口試時的問題。兩半嘴巴各自移動,幾乎不可能同時合成一張完整的嘴,這也象徵了藝術家身為中國人處在美國文化中應付文化衝突的為難。

閃光

1982年台灣首宗銀行搶案後,當時的老三台每天反覆播放監視器的錄像:李師科遮蔽面容的「逾越」行動、銀行監視器與國家/資本/軍工複合體的關係、攝影槍的聯想、閃爍的電視掃描線,啟發本片創作。作品當年在台北美國文化中心被封殺。

石頭記備忘錄

榮念曾在光明偉大美好的天安門檢閱影像上,疊印上不同的四字詞語。起初是正經得過份的「莫失莫忘」,不料卻「越講越俗」,一句比一句「無厘頭」。創作者玩味地挪用中國共產黨的美學與文字,將本身嚴肅而完全政治的素材,變成近乎荒謬的嬉戲。

re-touch (1)

演出者在地上撿起美國實用主義哲學家胡克的著作《歷史中的英雄》,靜思歷史的偶然性;而畫面浮現出香港六七暴動的檔案影像:攀越圍欄的婦女、圍毆的中年男子、裹頭巾的小孩。仿如電腦文字亂碼的黑底白字之間,散落著北島的詩作《寫作》。

95/23

《95/23》製作於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六年之後、九七香港主權移交兩年之前。創作者用乒乓球暗喻香港,被人由一邊投到另一邊,由一張桌子投到另一張桌子,由一個殖民到另一個殖民。影片中的演出者都被抹掉個人特色,只充當乒乓球的運輸者。

東方紅

作品一鏡拍成,以電視螢幕作背景,正中間放一個印有毛主席年輕相片的日本製打火機。打火機最後在螢幕前倒下,留下一個模糊的電視畫面。打火機、電視螢幕光線、《東方紅》音樂,全都有光或明亮的含意。對題旨表面化的演繹,突顯箇中的挖苦和諷刺。

卡拉[超住(你)嘅]OK

以卡拉OK的形式重建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的影像歷史,而「超」在粵語是挑釁注視的意思。鮑藹倫處理聲音、游靜作詞、黃志輝剪接,讓我們高歌一曲,回味一下英國人在香港「永久旅行」的家庭電影、日治時期的藝術片,及遊客眼中的東方女郎及小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