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近慾望擴張下的噤聲底層——專訪《無人知曉的風和日麗》導演珠兒.馬拉南

作者: 
呂美慧

dsc00276.jpg

 

曾為亞洲四小虎之一的菲律賓,在導演珠兒.馬拉南鏡頭底下不時用切換的畫面,切出發展與落後的實況。導演以最深入卻又不打擾的方式,靜靜地紀錄首都馬尼拉既發展又繁忙的港口旁,一群看似與發展距離最近的居民,卻過著與文明最遙遠的生活。片中的日常,彷彿放諸四海,都可以找到一處相似地方,而這地方,有多少人被無意識安排沿著時代的巨輪前進,前進到一個無法預知卻又看不到未來的未來。而當我們一直習慣跟隨全球化與商業化的同時,透過這部片帶我們回頭看看一個城市裡,極少被關注的日常、生存與韌性。

 

Q. 請問拍片的動機?

 

我在菲律賓大學唸四年的電影,但那時因為還沒有拍片的動機,又覺得要為社會服務,所以就先去當社工,從中了解社會狀況,也讓我看到許多社會面相,且當你融入社區後,就開始可以用另一種角度去看待世界,看到一些狀況時,有些東西就會想要記錄下來。

 

Q. 英文片名的由來為何?是否具有什麼樣的涵義?

 

「Claws」指的是大型機具,如怪手或起重機,是近代才有的東西;「Wanting」則代表對物質無法滿足的需求。一個體制因為慾望與需求不斷追求更好的生活,就像無止盡的開發,在世界任何地方都看得到。片中的社區如同全球體制的縮影,我不想在片名特別點出單一國家的原因是,這個狀況具有普世性,不只發生在菲律賓。

 

Q. 如何與被攝者建立信任關係,同時拍攝社區和政府方?

 

我當時在馬尼拉湯都區擔任兩年社工,所以很容易進入社區;政府的部分,則是請製作人與他們溝通取得拍攝資格。剛開始沒有帶攝影機去拍,但看到政府對待人民方式非常粗暴,像片中政府召集居民宣告政策,其實已算是非常禮貌的做法,實際上政府對人民就是上對下不尊重的態度。

 

Q. 片中出現許多電視畫面,可否聊聊是否具特別意涵?以及在菲律賓,媒體的影響力如何?

 

電視在片中是很重要的元素,因為這是人們接受外面訊息很重要的工具,是一個體制在對人民說話,資訊被過濾,而電視通常是和Claws與港口站在同一邊。

 

另外媒體是被商業財團所控制的,所以播報新聞時比較粗淺,不會直搗問題的癥結。例如報導貧民撤離,會形塑是他們在作亂搞破壞,所以貧民愈反抗,反而愈會被其他人討厭。但這其實是整個體制及整體發展的問題,卻只能在媒體前被噤聲!

 

Q. 宗教在湯都區扮演的角色?

 

產業、教堂與人們的生活,這三要素交織在我的片中,人們因為無法將情感訴諸像是政府或鄰居等,所以他們進而去尋求宗教,希望能讓他們去面對每天的不如意,但也可能因為這樣反而比較消極地去面對生活,遇到無法解決便尋求宗教,同時也讓他們認為可透過信仰,心中有愛痛苦就會度過,進而降低他們去為自己發聲或行動,實際解決問題。

 

Q. 這些貧民原本是從農村來的還是本身為馬尼拉人?

 

都市貧民的歷史可以回顧到殖民時期,當時政府強迫鄉村的貧農來城市勞動,蓋海港或基礎建設,結束後政府並無提供任何住房與照護,放任其在都市自力更生,他們在都市得不到社會保障,而現在菲律賓又有很多外資進駐,我們的經濟體好像都依附在這些大國下面,但卻沒有照顧到基層的人民。

 

Q. 這部片拍完之後,主角、或是被迫遷的人有什麼後續發展?

 

其實政府的遷移專案都不太成功,雖然政府會威脅重返就無法再接受任何補貼,也有很多居民自願或被迫搬遷,但幾個禮拜之後又會跑回來,因為他們的工作地點在馬尼拉,而新住宅距離遙遠、難以維生。那名產婦是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後來請我幫她回到南方的家鄉,可是回去後,我才發現她的媽媽是加害者。目前有部分當地居民看過這部片,今年希望能找機會回去社區或大學放映。

   

 

 

 

主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