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相簿代表圖: 

最後的影像化石

2118年,外星人X駕駛飛碟來到這污染致使人類滅絕的廢棄地球勘查,一批腐爛的「影像化石」(廢棄老電影)令X對這些舊影像充滿疑惑:為何蓋冒煙機器?為何有剪帶(剪綵)儀式?為何要製作這難搞的虛構影像?這是一部科幻而另類的影片……

大象會跳舞

每人的童年都有一個動物園。1950年代是猴子騎車、獅子跳圈表演的快樂天堂。如今動物處於人工化的「虛擬自然」中,被制約成「人化」的動物。失去原始習性,在無聊的環境裡,身心逐漸變異。翩翩起舞的大象是快樂、焦慮還是墜入無盡深淵?

地厚天高

2016年旺角事件後,20歲初的梁天琦成為意見領袖,之後投入立法會選舉,卻被認為沒有放棄支持香港獨立而被取消資格。導演的鏡頭始終貼身跟著他,在自我與理想、純然與世道之間,描繪那迷惘的青春,也影射出年輕世代的矛盾掙扎。時代革命,世代之爭,回歸人生是否可能?影片於香港放映時一票難求!

瀑布

拉脫維亞境內沒有高山,卻擁有歐洲最寬的瀑布。形形色色的遊客來到著名的「聞遝瀑布」前沖涼、拍照、嬉戲、運動。觀察式鏡頭富饒趣味,一如直瀉而下的瀑布,捕捉細膩自然的人性。

夢之地

廢棄物如樹林丘壑,鳥獸蟲蛇藏身其間,拓出一方棲地樂土。掩埋場是孕育生命與詩意的溫床,也是狂歡的蜃景,曙光的末日。交疊在迷霧的夢之地中,是新生與腐朽,恩寵與殘酷,真實與幻夢。

盧比克斯之路

盧比克斯路是拉脫維亞的一條僻靜小道,單車騎士卻與遛狗民眾共享路權。這條路沒有路牌,路名只供民眾私下稱呼,透過道路著眼人生百態的同時,卻隱含著對拉國政治歷史的隱喻。

哈囉!馬

這是條從拉脫維亞往返白俄羅斯的小鎮道路。路上不時有汽車呼嘯而過,沿途還有維修中的電線桿、孤立的大樹、木造的小屋及等待公車的乘客等等;佇足的鏡頭,記錄下小路在日夜與季節轉變中,釀造出的不同風景。

表現主義

2012年6月4日,藝術家華涌在天安門廣場用鮮血在額頭寫上「六四」二字,被公安強行帶走,他激進的行為藝術也曾招來牢獄之災。2013年起,同是藝術家的導演跟拍他的流浪傳奇,藝術與自由的價值在當代中國不斷被翻攪。這一天,第三位藝術家加入這共囚一室的人性實驗,真實在失控混亂中被迫現形。

偷羞子

創作於「民間記憶計畫」之中。在秦嶺山坳的老家,人們習慣將靦腆、不善言辭的人稱為「偷羞子」。一個院子,祖孫三代,都沿襲著「偷羞子」的基因,矛盾之結來自於若無其事的沉悶,導演試圖打開窩藏在家族「偷羞子」下的真實內心;然而,記憶不可磨滅,苦難彷彿幽靈遊蕩在院落之中,一切都是歲月的共謀。

上阿甲

DB_DataObject Error: DB Error: connect failed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