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真的原鄉 TIDF焦點專題:沖繩重量級視覺藝術家高嶺剛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今天(3/5)揭曉本屆焦點專題——沖繩重量級視覺藝術家高嶺剛。高嶺剛被譽為有史以來第一位「純沖繩」的創作者,是首位以沖繩語創作的電影導演與藝術先驅。他的電影作品總融合各式沖繩在地元素,以獨特的影像美學,不停追溯他心目中已逝的故鄉。

 

1_gao_ling_gang_dao_yan_zhao_.jpg

 

本屆TIDF回顧六部高嶺剛的重要作品,這是高齡72歲的他首度在日本以外被完整引介。策展人林木材表示,此單元除了介紹高嶺剛的影像美學外,也希望觀者能透過高嶺剛對於沖繩歷史經驗的再創作,重新思考台灣的歷史及認同經驗。

沖繩在地緣、歷史與政治之上,與台灣相對接近,兩地同樣歷經殖民與身份認同的創傷,透過高嶺剛形式特異的電影作品,或許能思索在地元素之於多元藝術形式的可能。高嶺剛更將於影展期間專程來台與觀眾座談交流,並邀請音樂家一起帶來精彩的「現場電影」表演。

 

經歷沖繩主權轉移,用影像追溯故土往日風貌 

1948年出生於沖繩石垣島,高嶺剛在沖繩仍處於美軍統治之下的1969年,獲得獎學金前往京都教育大學修讀美術,並開始拍攝8mm電影。1972年,沖繩被劃回日本領地,原本身為留學生的高嶺剛身分頓時改變,深刻體會個人身分在家園政治版圖變動下的無法自決,他的作品開始圍繞著沖繩複雜的身世與身分認同,用影像追溯故鄉再也回不去的往日風貌,而1972年的「沖繩返還」也成為高嶺剛電影創作的恆久母題。

 

高嶺剛於1973年完成首部作品《親愛的照片君》(Dear Photograph (Sashingwa)),以膠卷拍攝一系列手工著色的肖像照,片中將照片層層疊影,以觸視的手法撫摸過每一幀家族肖像。自此,該作品當中的影像元素,也在高嶺剛後續的創作中不斷浮現。他也受到美國前衛電影導演約拿斯・梅卡斯(Jonas Mekas)的日記電影啟發,騎著摩托車在沖繩列島閒蕩,以8mm大量記錄沖繩在返還日本前後的日常風景,集結成如影像詩般的《沖繩夢囈》(Okinawan Dream Show, 1974),被沖繩首席文化評論家仲里效譽為高嶺剛版的《追憶似水年華》。此兩部作品將於TIDF「現場電影」中以16mm及8mm膠捲拷貝放映,高嶺剛也將化身現場指揮,一面指示沖繩民謠音樂家新垣良實演奏三味線,一面操作卡式錄音機,隨機播放來自沖繩的現場錄音,在觀眾的見證之下賦予作品全新生命。

 

2_qin_ai_de_zhao_pian_jun_dear_photograph_sashingwa_1973.jpg 3_chong_sheng_meng_yi_okinawan_dream_show_1974.jpg

《親愛的照片君》(Dear Photograph (Sashingwa), 1973)、《沖繩夢囈》(Okinawan Dream Show, 1974)

 

跨足劇情,以沖繩元素拼貼出魔幻敘事迷宮

歷經早年的影像實驗,高嶺剛的創作愈發自由,不但從獨立紀錄片跨度至劇情片,創作視角也從個人情感表達轉向沖繩集體意識。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與獨樹一格的美學,讓高嶺剛跳離傳統敘事的框架,融合大量沖繩歷史、民間傳說、音樂、語言,用各式沖繩元素拼貼出奇幻,卻充滿現實隱喻的敘事迷宮。

 

1985年的《樂園幻景》(Paradise View)是高嶺剛首部劇情長片,背景設定於沖繩返還前夕,內含許多沖繩傳說而更顯奇幻玄妙。現實與幻想的邊界被刻意模糊,映射出沖繩複雜的歷史,也映照了高嶺剛內心的糾結和失落。日本樂壇巨匠細野晴臣更為此片配樂親自操刀,並在片中飾演民族學家一角。另一大量融入沖繩傳說的《運玉義留》(Untamagiru, 1989),同樣以沖繩返還為時代背景,高嶺剛改編沖繩傳統戲劇,重現當年島上回歸派、獨立派及美軍統治派三方的角力,魔幻的敘事暗藏沖繩命運的隱喻,被視為高嶺剛的代表作,於1989年奪下柏林影展的卡里加里電影獎,更在國內外不少影展有所斬獲。

 

4_le_yuan_huan_jing_paradise_view_1985c_cun_zhong_xiu_.jpg 5_yun_yu_yi_liu_untamagiru_1989c1989_parco.jpg

《樂園幻景》(Paradise View, 1985)© 村中修、《運玉義留》(Untamagiru, 1989)©1989 PARCO

 

在台灣取景的《夢幻琉球》 (Tsuru-Henry, 1998)由沖繩國寶級民謠歌手大城美佐子主演,並邀請到金門王、李炳輝,陳湘琪客串演出。片中描述女歌者和她想拍電影的混血兒子亨利,意外發現失落的電影劇本《愛戀》,進而展開追尋。美軍及沖繩獨立派等歷史元素在片中紛紛顯現,在現實、記憶與幻想層層交織的「戲中戲」裡,共同尋找著流離失所的身世。

 

6_meng_huan_liu_qiu_tsuru-henry_1998csang_ben_zheng_shi_.jpg

《夢幻琉球》 (Tsuru-Henry, 1998)©桑本正士

 

在「永不完結」的系列電影中,奮力追尋已逝的幻真原鄉

除了反覆探索沖繩處境之外,在高嶺剛橫跨數十年的電影創作中,始終選用同一批沖繩演員擔綱不同角色的演出。現實中,他們不斷成長與衰老,但在高嶺剛的電影世界裡,卻彷彿永恆地活在那個決定沖繩命運的關鍵年代。活著本身,其實便是對沖繩的歷史創傷、心理狀態與文化影響的傾吐和實證。

 

這個特點,在高嶺剛的集大成之作《變魚路》 (Hengyoro, 2016)中最為明顯。片中可見到《親愛的照片君》中的肖像,以及各作品中曾出現的熟悉元素。這部異常複雜的公路逃亡電影描述主角經營著「小型死亡所」,藉著爆破裝置令島民們消除往昔回憶,同樣虛實交錯、劇情奇異,又充滿沖繩的風土氣味,可視為高嶺剛對於沖繩創傷經驗的總整理。整體來看,回顧高嶺剛所有的電影作品,就像是一部「永不完結」的系列電影,持續不斷地以超現實的影像語言,追尋那已逝、卻仍如幻似真的原鄉。

 

7_bian_yu_lu_hengyoro_2016.jpg

《變魚路》 (Hengyoro, 2016)

 


第12屆TIDF將於2020年5月1日至10日在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盛大展映,更多詳細資訊,請密切留意TIDF官方網站臉書專頁Instagram

 

焦點專題:幻真的原鄉 高嶺剛

  • 《親愛的照片君》Dear Photograph (Sashingwa)

高嶺剛 TAKAMINE Go|日本Japan|1973

  • 《沖繩夢囈》Okinawan Dream Show

高嶺剛 TAKAMINE Go|日本Japan|1974

  • 《樂園幻景》Paradise View

高嶺剛 TAKAMINE Go|日本Japan|1985

  • 《運玉義留》Untamagiru

高嶺剛 TAKAMINE Go|日本Japan|1989

  • 《夢幻琉球》 Tsuru-Henry

高嶺剛 TAKAMINE Go|日本Japan|1998

  • 《變魚路》 Hengyoro

高嶺剛 TAKAMINE Go|日本Japan|2016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