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狐狸電影夢》映後座談

作者: 
林竹方
日期:2014.10.14
時間:14:20-14:50
地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王亞維
口譯:簡德浩
出席貴賓:阿拉許.拉胡提導演
 
王亞維:各位觀眾午安,我是政大廣電系的老師王亞維,在我旁邊留著小鬍子拉胡提導演,旁邊是《沉默的鬥牛》製片。導演是第一次來台灣,我稍微介紹一下導演背景,在各位提問的時候我先幫各位大家問兩個問題,就把時間交給觀眾,因為導演不大講中文,所以翻譯是待會製片會幫他翻成英文,再翻成中文,所以會經過三輪的翻譯,導演是伊朗德黑蘭大學,在伊朗讀電影專業科系畢業,之後畢業了就進入電影界,主要是拍攝紀錄片跟劇情短片為主,大家看的這部《我的狐狸電影夢》是他第一部的紀錄長片,這片子拍出來就獲得最近這一兩年伊朗紀錄片在國際上露臉很重要的光輝,伊朗紀錄片這一兩年在國際上槓龜的蠻多的,可是這一部很突出,大概獲得獎或在各影展也都入圍,所以這部代表伊朗紀錄片很拉風的,我剛剛在外面就跟導演稍微討論了一下,我要問導演第一個問題,導演怎麼樣找到這個題材的?
 
拉胡提:每個人都有熱情,像是對藝術的熱情,像是影片裡的主角對於他自己喜歡的東西像是狐狸和電影一種對藝術的熱情,影片裡的主角就像我自己投射在其中。
 
王亞維:電影的層次蠻多的,想問導演究竟是想表達什麼?
 
拉胡提:要傳達的主題不是我最重視的東西,而是我覺得要是個有趣的,自己喜歡的故事,這是我拍電影覺得最重要的重點,舉個例子,就算今天一個製片人給我一千萬美金,要我拍沒興趣或不感興趣的作品,我也會寧願不要,我寧願你給我十萬美金讓我拍我自己喜歡的作品,我也不要那筆一千萬美金,一個重點就是要認真找到自己很喜歡的故事,最好是要有個人的執迷在那裡,就算要花上很多的時間,也許十年,我都還是可能拍這樣的題材。
 
王亞維:剛剛聽到幾個關鍵字,主要導演要拍的是一個人對於自己一個東西的執念,就像影片裡的導演要拍一個動物片的執念,他自己在做這件事的執念,所以大概是這個片子想要說的事情,為了這個想做的事情會花很多合理或不合理的事情來做它,大概是這個處境。就把這個提問題交給觀眾吧,有沒有什麼問題要問導演?
 
觀眾:我想請問三個問題,第一個就是開拍之前導演就知道片中主角就要拍電影了嗎?因為我們看到畫面一開始的時候他還在醫院,他後來才說要拍這部電影的事情,所以拍了才知道主角要拍這部電影,還是一開始就知道?第二個問題是那隻狐狸的價錢換算成美金是多少?第三個就是我想知道說主角也是導演這件事,是否比較容易讓導演說服主角被拍攝?因為拍紀錄片要說服主角拍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謝謝。
 
拉胡提:本來我就知道主角就計畫拍電影,但我不知道我會到醫院去開始拍他,因為在開拍前兩個禮拜接到消息是說因為主角自殺,所以他現在進了醫院,我拍攝的計畫都完全改變了,就因為這個起頭。先回答第三個問題,雖然主角也是導演,但要說服他接受拍攝是非常非常非常困難,在這部片開拍之前有很多拍片的邀約,但導演全都拒絕了。我第一次跟片中主角見面是在早上六點,那位主角願意接受影片拍攝,是因為主角覺得主角自己的命運好像對我非常的很重要,所以他就答應接受紀錄片拍攝了。我特別喜歡拍攝人,以人為主的電影,我也很重視友誼,我他們之間友誼深厚,雖然這位主角不是所謂的教授、醫生,但因為看中這段友誼,所以就把主角拍成紀錄片的重點。我沒特別重視學位,但我自己是在大學裡的教電影方面的。當時狐狸大概兩千美金,大概六萬臺幣。
 
觀眾:導演好,我想請教主持人一個問題,我看這部片想到《多格威斯麵》,就是他拍柯賜海,柯賜海讓人比較印象深刻就是他旁邊的流浪狗,這兩個故事他都拍一個比較特殊的人的生命故事,想請教主持人,你怎麼看這兩個故事或您有什麼角度怎麼分析?
 
王亞維:這個問題很難,我覺得這兩個角色不太一樣,這裡面的主角是拍片的,柯賜海的狀況又不大一樣,分析的是這兩個導演都觀察到他們真正關心的事情,都是人跟動物之間的那份執念,這些共同的傳達方式,但這兩個導演也跟你講的沒有錯,都有某種執著到其他的生活一敗塗地,對我來講,他們在某地方的執念因為已經達到某種程度的成就,可是另外的部分他的社會化其實是魯蛇到極點,他們都在裡面呈現了一個人的處境,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在這種狀況下他能夠自我理解,不過樣樣都好的話可能就做不成什麼事情,我想這兩個導演都抓到這個部份,然後把它變成表達內心很好的故事,謝謝。有沒有其他問題?
 
觀眾:想請問導演拍攝期間花了多久?拍攝的時候有想過這部片會怎樣去放映?
 
拉胡提:拍了大概20個月的時間。我想問剛剛那個女士一個問題,我沒有預設會怎麼放映,我更想聽到觀眾怎麼看、怎麼想這部電影,因為我投入很多心力在其中,所以我覺得觀眾應該也喜歡這樣的電影才是。我覺得觀眾非常非常重要,在觀影過程中觀眾是我非常重視的一環,但我在拍片的過程中不會先預設觀眾的存在,因為這樣就不真實了,另外一點,我覺得如果我很喜歡這部電影,觀眾應該也也會喜歡這個電影。我現在自己拍電影的心態是,自己小時候沒有像很多小朋友到處去玩,所以現在拍電影就像那些孩子在享受童年時光,很快樂。我人生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在攝影機後頭,捕捉攝影機前畫面的時刻。我帶著這部電影跑了全球22個國家,去跑影展和各大活動,從中得到很多正向的能量,也聽到很多朋友期待接下來的作品,我帶著這樣的期待和能量準備計畫下一部片。
 
觀眾:導演好,我是精神科的護士?看這部片的時候我會想要知道主角後來到底快不快樂?因為也有一些藝術治療,想要知道他會不會從中也得到正向能量?
 
拉胡提:主角看完作品後跟我說了兩個建議,第一個是希望助理褲子的顏色可以換掉,我跟他說這個我們做不到;第二個建議是他希望幫驢子刷牙的場景可以再拉長一點。片子裡的主角夫婦很喜歡這個作品,主角也把這部作品寄給卡車公司的老闆,老闆就用了兩個禮拜的時間幫主角安排,所以主角就有了一輛新的貨車,他也把舊貨車上狐狸照片都貼到新的貨車去。

 

主分類: 

相關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