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病毒》演後座談

時間:05.08 (SAT) 19:00-20:30

地點: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102共享吧

主持人:林木材

演出者:章夢奇、吳文光、胡濤、周天添、張盾、劉曉倩、洛洛、劉通、戴旭、俞爽、邵玉珍、李天依、高昂、李新月、王思思、吳安迪、周蕾、溫欣宇、劉曉雷、潘秋蓉

 

主持人

我想大家應該會再回到畫面上,我們稍等一下。其實去年如果影展沒有因為病毒而延期的話,你們看到畫面上的這些人應該都會到台灣來。我們早就計畫好要做劇場,但是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們跟夢奇、吳老師討論,雖然他們沒辦法來,可是我們要怎麼來回應這時代,所以《閱讀病毒》就出現了。如果我們可以有身體接觸,面對面的話,我想我會給所有人一個擁抱,再次謝謝他們。(鼓掌)

事實上你們剛剛的獨白戲,應該把QA的很多部分都講完了(笑)!所以我們好像沒有太多時間,但還是想再交流一下,也許把時間交給觀眾好了,大家有沒有想提問的?都很歡迎!

 

Q1

我問最簡單的,就是今天以後,有沒有下一步?

 

主持人

今天以後會有下一步嗎?會怎麼走?會繼續嗎?誰來回答?夢奇?

 

章夢奇

大家回答(笑)。我肯定會繼續走下去的,我新的願望就是大和大家一起走下去。

 

主持人

其實他們排練的過程有好幾天吧,都在寫排練的心得,還有接下來要怎麼走下去。剛剛你們應該是脫稿演出吧?對吧(笑)?很激動。吳老師你有要特別說些什麼嗎?針對如何繼續走下去?還有誰想說嗎?那我問一個問題好了。

事實上今天下午就開始劇場工作坊,等於是把你們的過程講出來,晚上我發現大家的表演都蠻激動的,尤其是最後一個部分,可不可以談一下這個激動的心情是為何、從何而來的感情?我們請戴旭先講,未完待續。

 

戴旭

我其實想回答你的前一個問題,就是說會不會走下去。我覺得就是會走下去啊,我們會走到明天去。我們在討論《閱讀病毒》這件事的時候,其實有過很多很多的討論,就是在形式外我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對我來講,最重要的一個點是說,病毒這件事情它並沒有結束、疫情它是一個正在進行的事情,那我們面對一個正在進行時的這樣一件事情,我們如何去理解它。不是說我們慶幸因為它的出現,能讓我們停留在這樣的時間,或是因而改變了我們生活的軌跡或什麼的,而是我們通過閱讀這樣的行為,能夠去更好理解我們現在的生活,以及我們要不斷的、不得不的要去面對的這個生活。

 

主持人

謝謝。那我再點名幾位,可能沒辦法讓你們全部講。我想問劉通,你的全家福照片下一個會怎麼拍?

 

劉通

下一個還會繼續這樣拍吧!我們家可能人丁也會慢慢增加,我可能會把我爸以前畫的物件全部都拿出來,然後我們可能就來一個這種實物的、物證上的一個返回吧!

因為我們家照相館現在已經遭到了數碼的、手機的衝擊,現在照相館已經在慢慢削弱了,所以我想再重拾起來一些東西。我回到村裡,再去做一些我爸拍的那些照片的蒐集,會做一些整理,然後把它彙寫成敘述加書面的或影像的東西,把它珍藏起來,然後跟我家這種全家福會並行的走下去。我弟他們分開也會拍全家福,我哥他們分開一樣會拍全家福。包括我自己將來一家子也會拍全家福,所以是這一個樣子延續下去的,我希望是延續的。謝謝。

 

 

主持人

大家有問題嗎?這邊。

 

Q2

各位好。第一次看到這種演出是很特別的一件事情。我特別想問的是,我們當初會覺得網路上的這些畫面,不是特別有感情的感覺,可是剛剛看你們都很激動,我們也是第一次看你們,所以我們那個激動的感覺一定跟你們很不一樣。我特別想問一件事,你們現在有多期待你們彼此之間可以實體見到面?(笑)你們一到十分,十分是超想見到面,一分是不想見到面,可不可以數一、二、三,你們每個人比一個數值?一、二、三,go!

 

(大家都比十)

 

那我要問第二個問題了!你們見到面後除了擁抱之外,你們最想要做什麼事情?

 

戴旭

我覺得想要聊天吧!就是繼續聊。

 

章夢奇

我覺得搞不好可能不知道要說什麼,然後我們又回到郵件組裡面去寫。(笑)

 

劉通

我覺得應該不是網友見面的情形(笑)

 

安迪

因為我也在北京嘛,所以我想明天讀書會就衝去秦家屯,第一次和大家見面,然後來做一個讀書會。

 

 

主持人

還有問題嗎?最後一個好不好,有人最後一個問題嗎?

 

Q3

我想問一下,這個直播的形式,它會有一個導播上的轉換,在影像的呈現上用直播呈現給我們,但是影像是有切換的,甚至有雙螢幕、多螢幕,這方面導播上有什麼樣製作上的想法想呈現給我們?

 

主持人

誰可以談一下這些軟體、視覺上的控制?夢奇吧。

 

章夢奇

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為我們的劇場實際上是從工作坊開始演變過來的,那我們的工作坊從2020年最開始是瑜伽和讀書會,大家就每週做瑜伽,一起用手機做瑜伽,做完瑜伽後就開始腦部瑜伽的讀書會,所以一直延續到現在,包括明天早上我們也會就像安迪說的,繼續有瑜伽讀書會。

然後從瑜伽讀書會到閱讀素材工作坊,就是我們下午馬拉松式的工作坊的呈現,然後再慢慢演變到創作的工作坊,然後再到演出的部分。其實我們真的特別感謝TIDF,這次馬上就敲定,木材對我們100%的信任,他甚至不知道我們會搞出一個甚麼樣的形式,就給我們完全的信任。

在這過程中,每個人都帶著非常多的故事,我們其實沒有辦法在一個半小時內把所有的故事都呈現出來,但是每個人的故事我們都希望能夠是發自它原點、原位子的。比如說,我們看到一個家庭的照片、一個家庭的消失、一個記憶、一個返回不了的家、一個返回了但是依然不了解的地方⋯⋯等等的這些話題。

我們一開始定的是一些個人的段落,後來有一天排練的時候,小爽就提議說,其實有很多人的故事是有相關聯的,比如都是關於家,比如劉通和張盾的故事,實際上一個是關於時間縱深造就的家的結構,透過照片的意義和變化,我們看到家庭的成員在成長;那另外一個是他的家好像要從地理位置上消失,從這個世界、從這個地圖上消失了,所以這樣一個逝去的和一個遞增的、一個是消失的家,他們之間的張力是非常大的,所以我們就選擇他們兩個一起做為一組。

那像小爽和高昂,小爽是下了巨資買了一個投影儀,就是為了把這段她的身體和她的現場做出來,那小昂是自從疫情嚴重後,從老家回到了學校,就一直沒辦法回來,她一直生活在這小小宿舍裡面,我們也是通過小小宿舍和她保持互動,但是在這過程中他卻完成了她的片子。所以這種不管是技術上或是怎麼轉換,實際上是很間單的事情,但重要的是什麼樣的東西讓我們這些段落可以連接、甚麼樣的內容和內在的部分讓我們可以更加的能夠穿越過去。

我們在排練的時候常常會互相自我感動,但那自我感動是非常真實的,因為我們隔著屏幕,我們碰不到,但有時候比我們在現場做身體工作坊或者排練還要更加傾心和專注,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謝謝你的問題。

 

主持人

謝謝。那最後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可能沒辦法多聊。今天這個形式這個跟你們對談其實有很多技術上要克服的問題,那我想藉大家的手也感謝今天所有的工作人員。(鼓掌)

最後因為高昂在英國,她等一下就要去寫論文了,希望你可以順利畢業!(笑)

在此我也代表影展感謝所有的表演者,感謝夢奇、吳老師,在我們討論的過程裡馬上就想到一個新的形式,然後也願意在TIDF作首演,也感謝在場的觀眾來感受這個新形式的紀錄劇場。今天非常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