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喻的歌詞引人聯想——專訪《金曲達令》導演伊斯麥.法米.盧比思

作者: 
林嘉玟

jin_qu_da_ling_dao_yan_yi_si_mai_.fa_mi_.lu_bi_si_she_ying_you_jia_rong_enya_yu_1.jpg

 

 

《金曲達令》的導演伊斯麥.法米.盧比思(Ismail Fahmi LUBIS)自1998年起投入紀錄片創作,前作《演猴論》在動物保育的討論中頗具爭議,本片的題材則選擇帶有爪哇風情、媚俗而情色的音樂演出—塔玲噹嘟(Tarling Dangdut),從中發現宗教與民俗撞擊的火花。

 

碰上即刻知道,不必揭曉

 

拍攝《演猴論》接觸「噹嘟」音樂產生的熟悉感,讓伊斯麥下定決心要拍這個題材,但是到了音樂發源地南安由(Indramayu)之後,因為對這個地方完全陌生,茫然地待了一段時間。

 

某天在一間小店吃飯時,作曲家賈翰(Jaham)出現了!賈翰只是進來吃飯,但卻讓伊斯麥萌生一種直覺:「就是他了!」因為這個人很有趣,頭髮長長的、戴個墨鏡、走路的風格與眾不同,當下伊斯麥就認定賈翰是他要找的主角。一個緣分,開始這段故事。

 

生活太近,夢想太遠,午餐是吃飯還是吃麵。

 

噹嘟對南安由的當地人來說,不只是音樂,更是生活的一部分。噹嘟的歌詞會出現日常的情景,就像賈翰這些作曲家,也從周遭汲取靈感,音樂和生活是交融在一起的。影片中呈現農忙時節農民辛勤工作的樣子,也拍到他們觀看噹嘟表演時大方撒錢的動作,這都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南安由有自己的音樂市場,當地音樂人只希望自己的創作符合當地人的喜好,他們沒有企圖把作品賣到大城市或銷售全國。

 

真心期待,更美的安慰

 

伊斯麥不斷強調紀錄片的拍攝需要運氣,在拍攝期間沒想過結局,更沒料到伊斯蘭學校老師烏基(Uki)的來電會讓噹嘟的音樂與伊斯蘭教產生連結。

 

一開始賈翰只覺得這是有補助金的案子,而導演則覺得噹嘟和宗教的結合很有趣,兩人便前往伊斯蘭學校拜訪。烏基老師希望賈翰幫忙寫歌來推廣伊斯蘭教,但宗教音樂完全不是賈翰擅長的領域,以致於寫歌的初期面臨瓶頸,然後才漸漸發現歌詞都已存在可蘭經。現在賈翰反而與伊斯蘭學校的人成為好朋友,並繼續創作饒富宗教性的音樂。伊斯麥察覺賈翰現在對音樂工作的投入是發自內心的熱愛,這種改變也許和他原先的想法有關:他認為歌手不需要外表,但需要具有歌唱實力,而可蘭經的頌讀本身就帶有旋律,所以會唸可蘭經的人已有基本唱功,那是他想要發掘的歌手。

 

其實拍攝階段不管什麼場景,伊斯麥都照單全收,影片的故事都是後來編劇時寫出來的;剪接時如果少了些什麼,便再回當地拍攝、尋找素材,故事就是這樣慢慢組織出來的。

 

我的一生獻給恁家,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本片有不少情感曖昧的畫面或對話,令人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在賈翰家中教唱的那一段:賈翰與前來學習唱歌的女性若有似無地暗示調情,另一頭,他的太太則在廚房裡因為這些對話而生悶氣。伊斯麥特別說明,因為賈翰小有名氣,所以拍攝期間已有多位女性前來拜訪、想要學唱歌,不過因為這次來訪的女性稍有姿色,伊斯麥憑直覺繼續追蹤,其實他根本不曉得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伊斯麥用心設計這些段落,希望能傳達出印尼女性堅忍的特質,即使賈翰看似花心,他太太還是會尊重丈夫,或許這種態度能以宗教來解釋。生活中吵鬧是難免的,可是對於需要協助的丈夫,女性就是無法置之不理,夫妻之間總有他們的相處之道,也是這精彩故事的其中一項元素。

 

信任其實是多抽絲剝繭的詮釋

 

放映後,許多觀眾不斷稱讚伊斯麥拍攝的畫面都很自然、不做作,但伊斯麥表示觀眾可能連他1%的素材都沒有看到,他花了很多時間與被攝者培養感情,用簡單的器材拉近與被攝者的關係。例如像本片殺青時,賈翰還不知道這是拍電影,直到邀請他共赴電影節,才赫然發現自己成為主角。

 

花了三年的時間觀察、拍攝,所以拍片的過程透過下意識可以推測後續的畫面或人們的反應。從一片空白開始慢慢理出他思緒,每次拍了新的素材就會有新的想法、新的東西蹦出來,伊斯麥很享受這個過程,也覺得這樣才能表現他的風格。

 

換一個角度想,就有希望

 

伊斯麥未來的拍攝計劃有兩個方向,其一是希望可以續拍《金曲達令》的第二部,但是以女性為主,這個想法來自於賈翰在台工作的女兒,一場拍攝接機互動的長鏡頭讓導演還想用更多畫面去呈現女性這個角色。另一個想拍的題材則是「鬼」,因為《演猴論》、《金曲達令》分別呈現人與動物、人與人的關係,接下來希望能拍攝人與鬼的關係,不過執行上需要更多籌備。

 

不希望紀錄片的呈現等於沉重的主題,伊斯麥一直想用歡樂的方式讓觀眾享受電影,但是看了之後又能夠思考:「原來這個主題是如此沉重」,不管拍什麼題材內容,這是他想要努力做到的重要原則。

 

【註】小標(1)「碰上即刻知道,不必揭曉」出自何韻詩《我找到了》歌詞;(2)「生活太近,夢想太遠,午餐是吃飯還是吃麵」出自五月天《生活》歌詞;(3)「真心期待,更美的安慰」出自周傳雄《寄託》歌詞;(4)「我的一生獻給恁家,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出自江蕙《家後》歌詞;(5)「信任其實是多抽絲剝繭的詮釋」出自張懸《信任的樣子》歌詞;(6)「換一個角度想,就有希望」出自方大同《未來》歌詞。


 

主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